以巴停火协定落实程度使人怀疑 均称可随时开战

来源:新浪新闻责任编辑:邓永胜
2019-06-07 00:24:09

在经历8天的猛烈战火之后,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终于在21日晚达成分阶段的停火协议,实现暂时性停火。尽管各方对停火协议的达成表示欢迎,但同时也仍在谨慎观望。这份表态模糊、内容简略的停火协议能否管住以巴的炮火?它是否又是一次纸上谈兵?

停火协议落实程度令人怀疑

21日晚,埃及外交部长穆罕默德·卡迈勒·阿姆鲁在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场时宣布,以色列与哈马斯达成停火协议,于当地时间当晚21时开始生效。

这份由埃及与美国参与“担保”的协议,具体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从21日晚21时开始,双方承诺停止交火,以方表示不再通过“海陆空任何方式进行袭击”,而巴方各派别均承诺“停止一切敌对行为,包括发射火箭弹和进行边境袭击”;第二阶段则未设定起始时间,仅表示各方将进一步协商永久停火协议,以尽量满足双方提出的主要要求。以方希望全国尤其是南部地区恢复平静及停止加沙武器走私,哈马斯则要求以色列放宽对加沙地带人员和物资的封锁限制。

对于这份只有短短一页纸的停火协议,以、巴、埃、美四方虽都表示欢迎,但同时也都保持谨慎态度。

以色列国防部长巴拉克22日坚称,21日达成的并不是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的停火协议,而是以色列和埃及以及埃及和哈马斯之间的谅解备忘录。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委员沙阿斯评论说:“停火协议极其模糊、极其简练,目的是为了避免矛盾。”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也表示希望能找到一个持久的解决方法,她说:“每一个步骤都必须使我们能够朝前迈进,从而让该地区所有人都能够获得全面和平。”

路透社23日的报道甚至将这纸协议形容为“巴以双方手指仍在板机上”的“易碎协议”。报道称,饱受火箭弹袭击之苦的以色列人甚至还不敢相信这纸协议,以色列南部地区的所有学校仍然关闭,何时重开仍要“等通知”。这期间,神经紧崩数日的以色列南部地区防空官员甚至还误发了一次防袭击警报。

有分析人士指出,“停火”协议是以色列和哈马斯迫于埃及和美国的压力达成的,只是政治家们又一次的“纸上谈兵”,对于双方并无太大约束力。仅就协议规定的:停止敌对、开放加沙口岸让货物和人员流动两大内容而言,以巴双方就存在着本质的、不可弥合的矛盾,加之协议缺少具体的条款,因而,其能落实到什么程度令人怀疑。

以巴相互喊话“可随时再战”

尽管以巴双方达成了所谓的停火协议,以军也开始陆续撤走刚刚部署在加沙边境的地面部队,但21日晚,停火协议刚一签署,以巴双方立即态度强硬地表示:可随时再战!

哈马斯武装“卡桑旅”发言人阿卜·乌贝达就公然表示:“跟我们敌人的战斗还没有结束。”哈马斯领导人迈沙阿勒也在开罗表示,哈马斯组织会遵守停火协议,但他同时警告以色列说:“我们的手指仍在板机上。” 迈沙阿勒22日称,停火协议规定开放边境口岸是巴勒斯坦人实现立国的重要一步,如果以色列违反协议,他们将会立即进行反击。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解禁加沙封锁”一事,巴以对协议的条款早已“各说各话”。哈马斯宣称,以色列须开放加沙与埃及和以色列所有的边境口岸。以色列却表示这“根本不可能”,只是允许更多的巴勒斯坦民众进出自由,而不是全面开放边境口岸。

对于加沙方面的强硬表态,以色列方面也毫不示弱。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22日在记者会上表示,如果停火协议仍无法解决问题,将会考虑采取更强硬的军事行动。他说:“我知道有民众期望更加严厉的军事行动,或许我们需要这么做。”

以色列国防部长巴拉克22日也表示:“停火可能会持续9个月或者9个星期,一旦它不起作用,以色列将立即进行反击。”

以色列驻华大使马腾21日在北京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以军屯兵加沙边境,但希望永远不要动用他们。以色列将努力寻找外交手段解决以巴冲突,但如果外交手段不起作用的话,以色列也将采取一切可能的手段保卫国民的安全。”

有报道称,21日晚21时以巴停火协议生效后,仍至少有5枚来自加沙地带的火箭弹落到以色列境内,但并未造成人员伤亡。

自14日以军对加沙发起代号为“防务之柱”的军事行动以来,以色列方面有5人死于哈马斯的火箭弹袭击。而据加沙卫生部称,以军的袭击共造成162名巴勒斯坦人丧生,其中包括42名儿童、11名妇女,另有1222人受伤。

三大原因致停火协议易碎

既然国际社会多持悲观的看法,那么这纸脆弱的停火协议究竟能管多大事?能管多久?为什么有舆论称以巴的停火协议为“手指仍在板机上”的“易碎协议”?根据记者此前对以巴双方的采访,大致有以下三大原因:

首先,哈马斯与以色列因为此轮战事变得更加不信任对方,而且由于哈马斯在此次交锋中损失大量的重要军事人员和武器装备,因而,对以色列的仇恨只会进一步加深。以色列诸多反对派领导人也表示,内塔尼亚胡发动军事行动的政治用意大于国家利益,所以,在确定达到政治目的后就“草草停火”,很可能招致更多的哈马斯火箭弹,因为后者仍有相当数量的武器专家,双方再战“几乎不可避免”。

其次,武装冲突是哈马斯与以色列双方的政治需要。在2006年的巴勒斯坦大选中,哈马斯之所以能够击败法塔赫,完全控制加沙地区,就是因为它对以色列持强硬态度,利用加沙城内巴勒斯坦人的民族情绪将法塔赫赶下台。因而,不断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也是哈马斯在强调其强硬的政治立场,强化其在加沙的政治地位,避免法塔赫东山再起。事实上,此次停火刚生效,加沙城内就出现巴勒斯坦民众挥舞法塔赫旗帜欢庆的场面,这是哈马斯所不能容忍的。因此,只要法塔赫的势力在加沙进一步加强,哈马斯就有可能再度向以色列发起火箭攻击。以色列方面则希望通过打击哈马斯来逼其约束加沙城内的一些更极端的武装派别,以保障以色列的相对和平。

第三,加沙城内的诸多激进派别并不服从哈马斯约束。本报记者去年在邻近加沙的以色列南部采访时,陪同的以色列官员坦言,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和军队总参谋部,意识到加沙城内至少有20余个有影响力的武装派别不服从哈马斯,更不可能受其约束。他们认为哈马斯坐上江山后对以色列“服软”,因而,经常性通过发射火箭来挑战哈马斯的权威。在哈马斯与以色列达成停火的当天,有两名武装人员在特拉维夫袭击了一辆公共汽车,哈马斯领导人23日坦言:“哈马斯不对此负责。”

然而,以色列对加沙的政策却是:只要袭击者来自加沙,或者有人从加沙地带向以色列发起袭击,那么以色列就“不问理由”地报复哈马斯。这种“板子打在一个人身上”的做法,显然只会引发双方进一步的武装冲突。本报记者 陈小茹

www.hxnews.org

(晋城资讯网:2019-06-07 00:24:09)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